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联系我们
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业务范围 案例展示 联系我们
农业园区规划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业务范围 > 农业园区规划
生态庄园经济的由来、效益、特点以及创新意义
作者:山西日报    发布时间:2013-10-17

生态庄园经济的由来

        庄园经济的提法无论历史上还是现在,无论国内还是国外都有,但内涵却大不一样。传统意义上的庄园,是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农村基本的经济和社会组织形式之一。其中国外以欧洲中世纪早期的封建庄园为代表,我国以封建时代的皇室、贵族、大地主等占有和经营的庄园最为典型。当前,国外也存在一些称为庄园的经济发展形式。比如越南庄园,主要是依靠家庭的力量,进行农、林、园和水产养殖适度规模经营的一种生产组织形式。近年来,我国各地悄然兴起了庄园农业,涌现出了番禺“化龙农业大观园”、“天湖庄园”,深圳“光明华侨农庄”,济南“九鼎山生态农庄”等典型。生态庄园经济是与上述庄园有着明显区别的一种新型经济模式。所谓生态庄园经济是依托移民搬迁遗留下来的耕地、“四荒”等资源,以多元化方式筹集社会资本,以租赁、购买土地使用权等形式集中一定规模的土地,以市场为导向、以科技为支撑、以经济效益为中心、以建设生态文明为目标的农业产业开发和农村经济发展模式。

         生态庄园经济最早兴起于革命老区——左权县。2005年,左权县积极倡导企业家等先富起来的社会各界人士到移民搬迁村进行集中开发,这样不仅为以工补农创造了新的载体、提供了新的途径,而且为移民搬迁出来的农民提供了新的就业选择。我们把这种开发模式称为“庄园经济”。由于左权县的庄园经济大多以林业开发为主,有着明显生态经济特征。结合专家学者的意见,“生态庄园经济”这一名称被迅速叫响。左权生态庄园经济从2005年起步,到2010年底已发展到221处,经营面积达到34万亩,累计完成投资1.85亿元。其中,发展生态林6.26万亩,经济林3.61万亩,畜禽养殖达8万头(只)。生态庄园经济开发显示出旺盛的生命力。2009年4月18日,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山西省改革创新研究会联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了左权生态庄园经济研讨会。与会专家学者一致认为,左权生态庄园经济走出了一条山区县份发展现代农业、推进城乡一体化的创新之路,极具典型意义和推广价值。同年7月21日至22日,山西省政府在左权县召开了生态庄园经济现场会。其经验和做法目前已在山西省59个山区县大力推广,同时吸引了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参观者和学习者。

         2010年8月,榆次结合自身特殊背景和资源条件,围绕建设都市农业示范区的目标,成功“嫁接”左权经验,掀起了生态庄园开发的热潮,引发了对生态庄园经济的新一轮探索。截至目前,全区共发展生态庄园106处,开发利用各类土地11万亩,累计投资9.64亿元,涌现出休闲度假型、科技示范型、市场开拓型、产业发展型、综合开发型五大类型和丰润泽、明乐、凯众等十大魅力生态庄园,呈现出投资大、标准高、带动强、功能全、内涵广等特点,既延续了左权生态庄园经济的本质,又将其提升到了新的高度,而且充分显示了生态庄园经济在山区、平川多地域、差异性的生存特性,进一步拓宽了生态庄园经济的适用区域、开发模式和特色内涵。今年9月8日、10月22日,由山西省改革创新研究会和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主办,分别在榆次和北京举行了两次大型的生态庄园经济研讨会,与会的领导和专家学者一致认为:“山西左权、榆次是全国生态庄园经济的发祥地。生态庄园经济不仅是中国农村发展的生动实践和创造,而且是中国解决‘三农’问题的一条有效途径,还是中国农村未来发展的一种新模式。”呼吁将这一模式在全国推广。

        生态庄园经济在吸引越来越多经济学者和领导干部研究、推广的同时,也受到了知名高校的高度关注。今年11月6日、7日,受中国县域经济报、清华大学和天津大学的邀请,我分别走进清华大学“时事大讲堂”和天津大学“北洋大讲堂”,就生态庄园经济与清华大学、天津大学的教授和学子们进行了深入地交流和探讨,受到了中国新闻网、人民网、新华网等媒体的关注,为生态庄园经济在更大范围内推广起到了积极的宣传推介作用。

生态庄园经济的多重效益

        生态庄园经济实现了“老板进村、资本进村、产业进村”,使荒山增绿、荒地改良,使“空壳村”变成了“新庄园”,使闲置的资产变成了“赚钱的机器”,使农民走上了致富的道路,显现出经济、社会、生态多重效益。

        从经济效益来说,随着生态庄园建设的加速推进,经济效益越来越明显。一方面投资效益明显,左权县开发生态庄园221处,累计投资1.85亿元。榆次生态庄园的投入效益更加明显,106处生态庄园投资总额达9.64亿元,相当于2010年各级财政支农总投资的9倍,改变了传统农业小投入、小产出的局面;另一方面产出效益可观,生态庄园经济有一个投入递减和效益递增的规律,随着时间推移效益回报会越来越丰厚。以左权生态庄园经济普遍种植的矮化核桃为例:矮化核桃树一般3年开始挂果,5-8年进入盛果期,按每亩地种植33株,盛果期每株每年生产15斤核桃,每斤核桃12元计算,每亩可收入6000元,如果种植100亩矮化核桃树,一年就可实现收入60万元。可以说,一个庄园就是一个“绿色银行”。榆次由于生态庄园经济开发的基础条件较好,一大批庄园已经开始显现出可观的经济效益。2010年,全区生态庄园实现综合收入1.57亿元,直接带动全区农民人均增收650元。预计“十二五”末,全区生态庄园将达到300处,每年可实现综合收入10亿元,直接带动全区农民人均增收3500元。

        从社会效益来说,生态庄园经济开发体现了“能人带穷人、庄园带农民、企业带农村”的发展效应,出现了三个喜人现象:一是“土地搞流转,不种有钱赚”。生态庄园经济开发依托的土地使用权是从农民手里租赁或购买来的。在土地流转过程中,我们遵循最大限度地保障农民权益的原则,采取以耕地农作物年均亩产量折价的办法,确定补偿标准,让农民“旱涝保收”。农民每年从土地流转中的获益就达550万元。二是“农民当股东,年年能分红”。生态庄园经济开发中创造了多种入股形式,农户的土地、林权、资金、甚至饲养的畜禽都可以入股。如我们在林权制度改革中,坚持向生态庄园倾斜,创新“均山均股,确权到户,不到地头”的模式,倡导农户以林权入股分红。三是“农民变‘工人’,就近能打工”。生态庄园经济开发为农村剩余劳动力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据统计,2010年全区生态庄园长期性雇工和季节性雇工达3700余人,仅劳务收入一项就达2400余万元。“十二五”末,榆次区将发展生态庄园300处,预计可提供就业岗位1.5万个,每年可实现农民人均劳务收入580元以上。

        从生态效益来说,生态庄园大多建在荒山、荒沟,进行大规模造林绿化是多数庄园的首要任务。左权县生态庄园经济开发者用于植树造林的资金已达7600余万元,累计造林8万亩。2008年造林绿化占到全县年度造林面积的30%,2009年达到50%。生态庄园经济开发对左权县生态建设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从榆次来讲,全区106处生态庄园累计造林已达4.5万余亩,占到全区林地总面积的16.7%,目前尚有2000余亩未成林造林地和8000余亩宜林地准备开发。到“十二五”末,全区生态庄园绿化总面积将达15.5万亩,占到全区绿化总面积的38.8%,直接提高全区林木绿化率8个百分点,将大大改善全区的生态环境。

生态庄园经济的显著特点

通过左权和榆次的探索实践,我们认为,生态庄园经济具有以下五个显著特点:

        一是从经济性质上看,生态庄园经济属于民营经济。生态庄园的投资主要来源于个人或民营企业,无论是个人投资、合伙投资或外商投资,其产权关系和利益关系都非常明确。由于具有产权明晰、经济利益独立的特征。

        二是从组织形式上看,生态庄园经济属于规模经济。生态庄园开发通过土地流转,实现了土地的集约使用和适度规模经营。这种规模经营比家庭式生产组织形式生产能力更强、相对成本更低、经济效益更高。

        三是从管理机制上看,生态庄园经济属于公司经济。生态庄园大多采用公司化经营、企业化管理。先进的管理与过去农民靠天吃饭的粗放式经营相比有着明显的优越性。

        四是从产业形态上看,生态庄园经济属于多元经济。生态庄园根据开发区域的条件,坚持从实际出发,宜农则农、宜林则林、宜牧则牧,实现了一业为主、多业并举。

        五是从生产流程上看,生态庄园经济属于循环经济。生态庄园大量使用有机农药和有机肥料,生产绿色、有机产品,并通过“种、养、加”的相互利用、相互促进和相互支撑,使传统的依赖资源消耗的“线形增长”经济,转变为依靠生态型资源发展的循环经济,符合现代农业高产、优质、高效、生态、安全的要求。

生态庄园经济的创新意义

结合专家学者的意见和三次大型研讨会的成果,我们总结出生态庄园经济的五大创新意义:

        一是实现了农村经营体制的创新。土地制度是农村的基本制度。十七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允许农民按照依法自愿的原则,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生态庄园经济通过出租、转让、股份合作等形式流转土地,实现了土地的集约使用和适度规模经营,打破了过去以户分散经营的“小农”格局,使农村经营形式实现了由“大锅饭”到“大包干”改革之后的又一次新的变革。这种规模经营形式生产能力更强、经济效益更高,有力地推动了农村生产力的发展。

二是实现了农业生产模式的创新。生态庄园经济具有吸纳、运用先进技术和管理的动力机制,而且讲求规模效应,注重综合开发,从而使各类农业技术人员成了“香饽饽”,使过去劳动力+土地的一家一户分散经营模式,转变成劳动力+土地+资本+技术+管理+规模的现代农业发展模式,使传统农业由单一生产功能向集生产、生态、旅游等综合功能发展,提高了农业的比较效益,加快了农业现代化进程。

三是实现了农民身份的创新。在庄园打工的农民由过去春种夏管秋收、靠“地”吃饭,转变为不论丰歉盈亏都能得到工资性报酬的“农业产业工人”。特别是为受金融危机影响而返乡的农民工提供了新的就业渠道。除此以外,农民群众还可以通过土地等各类生产要素参与分配,实现了收入渠道的多元化,对于增加农民收入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四是实现了农村融资方式的创新。融资难是制约当前农业发展的一个普遍性难题。加大对农业的投入单靠政府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吸引各类社会资本投入。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社会资本投向农业必须依靠利益驱动、盈利带动。生态庄园经济长远看效益明显、回报可观,吸引了大量社会资本投入,使过去农村资金通过商业银行被大量抽走用于城市或工业发展,转变为企业和城市资金被吸引到农村投资,实现了以工补农、以城带乡,推动了农业农村发展。生态庄园经济融资主要有三个途径:一是工商业自身积累投入;二是工业企业贷款投向庄园开发;三是生态庄园开发者可以取得的土地使用产权证或林权证向金融机构申请贷款投入,有效解决了庄园开发资金来源问题。

五是实现了农村资源开发利用的创新。生态庄园经济大多是在移民搬迁后的“空壳村”实施。搬迁村原有的土地、“四荒”、电力、水利、道路等资源得到重新开发,创造出了令人惊叹的综合效益,有效解决了城镇化过程中农村资源合理利用问题。

世界著名投资大师、有“财神”美誉的吉姆·罗杰斯在预判全球经济形势时说过三句非常经典的话:“经济中唯一能保持强劲发展的领域是自然资源和农牧业这一块;农牧业将会是未来10年、20年或30年中最好的职业;现在你应该去中国做农场主。”生态庄园经济这一新型经济模式,符合发展规律,适应市场需求,体现农民意愿,富有时代特征,是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实践成果,也必将成为解决“三农”问题的“一把钥匙”。我们将继续积极探索,大胆实践,努力走出一条以工哺农、以城带乡、推进城乡一体化发展的创新之路。

晋中市委常委、榆次区委书记 孙光堂


专家谈

从“庄园经济”到“生态庄园”,这意味着生态庄园建设已从利用空壳村发展经济被提到生态文明建设这一永恒的议题上来,把农业生产纳入生态文明建设,这是一个质的飞跃。这是我关注榆次生态庄园最重要的一点。

——全国政协原常委、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徐更生


起源于左权的生态庄园经济走出一条黑色经济到绿色经济的发展道路,实现了黑色工业向绿色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型,为全国农村尤其是中西部农村经济发展提供了良好的范本。

——清华大学博士、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魏星


左权、榆次的生态庄园的共同特点是将一二三产融为一体,形成农业、工业、服务业以及文化产业的紧密融合、四位一体的产业链,实现农业向生态、休闲、旅游、加工等多功能方面拓展,因此,具有良好的发展空间和广阔的发展前景。

——中国农科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刘春芳


榆次的生态庄园仅用了一年多时间就能够取得如此快的发展成果,它使农业成为有利可图的产业,具有旺盛的生命力。

——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教授乔娟


生态庄园使农民就地变股东,就地变工人,农民就业有了尊严,收入也体面了;从农民以土地入股而产生的股份合作角度看,生态庄园可谓之农村的第二次改革。

——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省改革创新研究会会长吕日周


生态庄园创新了农村生产组织形式,拓展了农业产业功能,解放和发展了农村生产力,将农产品提升为旅游产品,在以农促旅、以旅兴农方面进行了有效地探索。

——山西省农业厅副厅长赵安泽

农业部四川省农业厅成都市农委农产品采后保鲜网农业规划网宗富林果产业台湾利统股份

版权所有:成都优鲜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中国成都天府新区华阳南湖西路168号    

  电话:028-85765219      15982279168     微信公众平台【cdufresh】        技术支持:成都顶呱呱